这睡不醒三月的梦 | 十首诗伴你走进三月

2019-03-01 11:03   楚尘文化   楚尘文化

三月,天使们在歌唱

一些野花在深坑编织世界

一些蜜蜂把世界搬向远处

屋顶上一望无际

两个大海手拉着手歌唱

三月乘着风奔跑

它喜欢呼唤火焰

它喜欢燃烧自身的秘密

——

黄礼孩《秘密》

冬末春初,夜幕初垂,冰雪刚溶。

男童们在他们雪砌的屋子燃一根蜡烛,

对一个在隆隆过往的黄昏列车内的旅客来说,

这是一段回绕着灰暗时光的鲜红记忆,

不断地召唤着,自那刚苏醒了的死沉沉树林。

从前的游子一直没有还乡,

他被那些渔火与时光拖住,

一生漂流在外。

—— 

[瑞典]哈里·马丁松《黄昏三月》

张错/译

最温柔那三月的风,

扯响了催眠的金钟,

一杯浓郁的酒,你喝——

这睡不醒三月的梦。

最温柔这三月的梦,

挂住了懒人的天弓,

一天神怪的箭,你瞧——

飞满小星点的碧空。

——

陈梦家《三月》

在可爱的郊外电车沿线

有一幢幢乐陶陶的白屋

有一条诱人散步的小路

无人乘坐也无人下车的

田间小站

在可爱的郊外电车沿线

然而,我还看见了

养老院的烟囱

三月多云的天空下

电车放慢了速度

我让瞬间的宿命论

换上梅花的香馨

在可爱的电车沿线

除了春天禁止入内

——

[日]谷川俊太郎《春天》

田原/译

像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垛

春天在每个夜晚都数她的花朵

用一声尖叫回到果子内部

我不断被推开纱门

我不断回到那里推开纱门

淡绿色永恒的家庭

——

顾城《换置》

回家并穿木屐走路的梦想

是永恒的。

不再四处奔波精疲力竭迷失在机场,

参加无聊的招待会,

在无用的会议上浪费光阴。

和一张空白的日历一起生活,

与每个人都保持一种尊重的距离。

在三月和十月

站在山墙遥望

迁徙的候鸟,

满足,

不必去任何地方。

静听风声,

偶尔打猎,

与自身的恐惧成为知己。

看太阳升起又落下,

毫无牵挂,

朝自家的篱笆柱

平静地撒尿。

穿着木屐站立,

研究星星,

像个人一样。

对于生活这是不是

要求得太多?

——

[丹麦]尼尔斯·哈夫《穿木屐走路的梦想》

舒丹丹/译

有时候想象是一块冰一把羽毛

是三月的暖风解冻的风

有时候节奏之间跳动着帽子

跳动着红色的手套一双舞鞋

那么多海的气息海的颜色

山的气息山的颜色

那么多充满爱情的声音充满和平的声音

想象的声音葡萄和柠檬的声音

诗在黄昏像一块冰

像一把羽毛一双到处转动的红色舞鞋

在蓝色橙色的背景之下

保尔·艾吕亚一息尚存

在三月的暖风解冻的风红色女子的抚摸之下

保尔·艾吕亚一息尚存

有时候进入梦乡一对黑鸟歌手惊觉

他看见一只眼睛爬上锁骨

一群姑娘走进了月色

——

陈东东《读保罗·艾吕雅》

当万籁俱寂时,是谁在歌唱?是谁

用低沉而纯净的声音唱着那么优美的歌?

难道是在城外,在鲁滨逊,

在一个覆盖白雪的花园?或者就在附近

某个人没想到会有人在听?

不要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因为白昼终归

会让那看不见的鸟引路。但让我们只是

静下来。一个声音升起,如同三月的风

从古老的树林带来力量,它笑着来到我们身旁,

没有泪水,更笑对死亡。

当我们的灯熄灭时,谁在那里歌唱?

无人知晓。但只有那颗心听得见

那颗既不求占有,也不求胜利的心。

——

菲利普·雅各泰 《声音》

姜丹丹/译

说着说着

我们就到了落马洲

雾正升起,我们在茫然中勒马四顾

手掌开始生汗

望远镜中扩大数十倍的乡愁

乱如风中的散发

当距离调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

一座远山迎面飞来

把我撞成了

严重的内伤

病了病了

病得象山坡上那丛凋残的杜鹃

只剩下唯一的一朵

蹲在那块“禁止越界”的告示牌后面

咯血。而这时

一只白鹭从水田中惊起

飞越深圳

又猛然折了回来

而这时,鹧鸪以火发音

那冒烟的啼声

一句句

穿透异地三月的春寒

我被烧得双目尽赤,血脉贲张

你却竖起外衣的领子,回头问我

冷,还是

不冷?

惊蛰之后是春分

清明时节该不远了

我居然也听懂了广东的乡音

当雨水把莽莽大地

译成青色的语言

喏!你说,福田村再过去就是水围

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

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

——

洛夫《边界望乡》

轻柔,润湿,悦耳,

它沉沉的紫色光芒悄然出现

像植物珍珠在绿色叶瓣之间,

那是三月里一声惊呼,温和

空气生出的翅膀施一道魔法。

脆弱,忠实,小心地微笑

带着无声的挑逗,就像从

人类年轻的唇间绽开的微笑。

但它优美的姿态从不骗人:

不会许诺什么过后再背叛。

在得胜般迈向死亡的路上

如此脆弱的它们,在某一刻

让时间停在花瓣。就这样那一瞬间得以,

依照美而短命之物的法则,

在记忆里成为鲜活的魅惑。

——

[西班牙]路易斯·塞尔努达《紫罗兰》

汪天艾 译

Photo@Childe Hassam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楚尘文化整理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