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 十首诗伴你走进六月

2019-06-04 08:58   楚尘文化  

在习惯阳光的大道旁,在掏空

早就成了木槽的半截树桩里,

我轻轻地搅动着水面,

抚慰着自己的渴意:

将这喜悦的水、来源的水

通过手腕引入自己的躯体。

喝对我来说显得过度,过分明确;

然而这等待的姿势

将清澈的水汲入意识。

呵,你来吧,来抚慰我,

我只需要双手的轻移柔抚,

不管在你肩膀青春的曲线流溢上,

还是伴和你乳房的隆起。

——

[奥利地]里尔克《六月》

林克 译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

洛夫《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醒得太早,一个六月的早晨

但回到睡梦中又为时已晚。

我必须到记忆点缀的绿色中去

记忆用它们的眼睛尾随着我。

它们是看不见的,完全融化于

背景中,好一群变色的蜥蜴。

它们如此之近,我听到它们的呼吸

透过群鸟那震耳欲聋的啼鸣。

——

[瑞典]特朗斯特罗姆《记忆看见我 》 

北岛 译

枕着不是自己的自己听

听隐约在自己之外

而又分明在自己之内的

那六月的潮声

从不曾冷过的冷处冷起

千年的河床,瑟缩着

从臃肿的呵欠里走出来

把一朵苦笑如雪泪

撒在又瘦又黑的一株玫瑰刺上

霜降第一夜。葡萄与葡萄藤

在相逢而不相识的星光下做梦

梦见麦子在石田里开花了

梦见枯树们团团歌舞着,围着火

梦见天国象一口小麻袋

而耶稣,并非最后一个肯为他人补鞋的人

——

周梦蝶《六月》

十七岁的年龄是浪漫的,

一个优美的黄昏,咖啡馆里

杯盏叮当,酒绿灯红中漾着喧哗,

我漫步在碧绿的椴木林下。

椴树在芬芳的六月之夜散着芳香!

空气是如此温馨,不禁使人闭目凝神,

微风送来街市的喧闹,城市就在不远的地方,

葡萄藤的芳香里加杂着啤酒的芳香……

——

[法]兰波《浪漫》 

葛雷 译

六月积水的妇人,囤积月光的妇人

七月的妇人,贩卖棉花的妇人

八月的树下

洗耳朵的妇人

我听见对面窗户里

九月订婚的妇人

订婚的戒指

像口袋里潮湿的小鸡

十月的妇人则在婚礼上

吹熄盘中的火光,一扇扇漆黑的木门

飘落在草原上

——

海子《从六月到十月》

寂静一片翠绿,光潮湿,

六月如蝴蝶般颤动,

而玛提尔德啊,你在南方领地,

从海和岩石走来,穿越正午。

你带著满船含铁的花朵,

遭南风折磨复遗弃的海藻,

而你那白皙依旧、因盐分腐蚀而龟裂的手,

采收到的却是沙之谷穗。

我爱你纯净的礼物,你那如完好石块的皮肤,

你指端阳光璀灿的献礼∶指甲,

你那满溢喜悦的嘴巴。

但,为了我深渊旁的屋子,

请给我令人苦恼的寂静的体系,

被遗忘在沙里的海之楼阁

——

[智利]聂鲁达《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之四十》  

陈黎 张芬龄 译

看过了冬天的海,血管中流的一定不再是血

所以做爱时一定要望着大海

一定地你们还在等待

等待海风再次朝向你们

那风一定从床上来

那记忆也是,一定是

死鱼眼中存留的大海的假象

渔夫一定是休假的工程师和牙医

六月地里的棉花一定是药棉

一定地你们还在田间寻找烦恼

你们经过的树木一定被撞出了大包

巨大的怨气一定使你们有与众不同的未来

因为你们太爱说一定

像印度女人一定要露出她们腰里的肉

距离你们合住的地方一定不选

距离唐人街也一定不远

一定会有一个月亮亮得像一口痰

一定会有人说那就是你们的健康

再不重要地或更加重要地,一定地

一定地它留在你们心里

就像英格兰脸上那块傲慢的炮弹皮

看海一定耗尽了你们的年华

眼中存留的星群一定变成了煤渣

大海的阴影一定从海底漏向另一个世界

在反正得有人死去的夜里有一个人一定得死

虽然戒指一定不愿长死在肉里

打了激素的马的屁股却一定要激动

所以整理一定就是乱翻

车链掉了车蹬就一定踏得飞快

春天的风一定螺肾结石患者系过的绿腰带

出租汽车司机的脸一定像煮过的水果

你们回家时那把旧椅子一定年轻,一定地

——

多多《看海》

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想想六月漫长的白天,

还有野草莓、一滴滴红葡萄酒。

有条理地爬满流亡者

废弃的家园的荨麻。

你必须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你眺望时髦的游艇和轮船;

其中一艘前面有漫长的旅程,

别的则有带盐味的遗忘等着它们。

你见过难民走投无路,

你听过刽子手快乐地歌唱。

你应当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想想我们相聚的时光,

在一个白房间里,窗帘飘动。

回忆那场音乐会,音乐闪烁。

你在秋天的公园里拾橡果,

树叶在大地的伤口上旋转。

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和一只画眉掉下的灰色羽毛,

和那游离、消失又重返的

柔光。

——

[美]亚当·扎加耶夫斯基《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黄灿然 译

昨夜有雨 今晨有雾

海水太冷 白天太长

我仿佛看见你的夜航

在北方白色的海上

看不见鱼的海洋

听不见水的声音

没有眼睛的天空之下

冰封的海洋就是一方墓石

我们开始旅行 却不在同一海域

我们靠近大海 却不在同一艘船上

把我们分开的夏天无穷无尽

只有炽热的雨水还在不停地燃烧

天赐的黑暗总是突然抵达

遮蔽的不仅是六月的寒冷

我在昏暗的房间里关了灯

只是为了把黑夜看得更远

——

王寅《昨夜有雨,今晨有雾》

Photo@Monty Kaplan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