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你身边看云我看得更清楚

2018-11-16 09:06   楚尘文化  

关于云的首诗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英]华兹华斯

飞白 译

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 

忽然间我看见一群 

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 

在树荫下,在湖水边, 

迎着微风起舞翩翩。 

连绵不绝,如繁星灿烂, 

在银河里闪闪发光, 

它们沿着湖湾的边缘 

延伸成无穷无尽的一行; 

我一眼看见了一万朵, 

在欢舞之中起伏颠簸。 

粼粼波光也在跳着舞, 

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 

与这样快活的伴侣为伍, 

诗人怎能不满心欢乐! 

我久久凝望,却想象不到 

这奇景赋予我多少财宝;

每当我躺在床上不眠,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 

它们常在心灵中闪现, 

那是孤独之中的福祉; 

于是我的心便涨满幸福,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拥有你以前

[葡萄牙]佩索阿

程一身 译

当我和你一起穿过田野来到河畔

我看到的河流更美丽;

坐在你身边看云

我看得更清楚。

你不曾把自然从我这里带走,

你不曾改变自然对我的意义,

你使自然离我更近了。

因为你的存在,我看见它更美好,但它是同一个自然,

因为你爱我,我同样爱它,但我更爱它,

因为你选择了我,让我拥有你爱你,

我的眼睛在凝视万物时停留得更久。

我不为以前的我而后悔

因为我还是同一个人。

我只遗憾以前不曾爱你。

把你的手放在我手里

让我们保持安静,被生活环绕。





[俄]莱蒙托夫

顾蕴璞 译 

天上的行云,永不停留的飘泊者! 

你们象珍珠串挂在碧空之上, 

仿佛和我一样是被逐放的流囚, 

从可爱的北国匆匆发配到南疆。 

是谁把你们驱赶:命运的裁判? 

暗中的嫉妒,还是公然的怨望? 

莫非是罪行压在你们的头上, 

还是朋友对你们恶意地中伤? 

不,是贫瘠的田野令你们厌倦…… 

热情和痛苦都不关你们的痛痒; 

永远冷冷漠漠、自由自在啊, 

你们没有祖国,也没有流放。 





我曾是少年,在像云一样的日子里

[西班牙]路易斯·塞尔努达

汪天艾 译

我曾是少年,在像云一样的日子里,

纤细的事物,在昏暗与映射中依然可见,

奇怪的是,我一寻觅那个记忆,

在今日的身体上就会如此地痛苦不堪。

失去快乐是痛苦的,

宛似温柔的灯光映照在缓慢的夜晚,

那曾经是我,那依然是我,

那时我的影子可谓愚顽。

不是享受也不是悲伤;我只是个孩子

被囚禁在可变的墙壁之间;

故事恰似身躯,玻璃恰似苍天,

然后是梦幻,一个比生命更高的梦幻。

当死神想夺去一个真理

从我的双手之间,

会发现它们空洞无物。宛似少年时代。

燃烧的欲望,向着空中曼延。





启悟

[美]弗莱丘

施蛰存 译

云行过了,

天空像拭净的明镜,

云行过了,一团灰色,

天上没有星。

云缓缓地行过,

忽然一颗兔脱的星闪耀了。

夜是很冷而云是静静地,

缓缓地行过了天空。





穆旦

凝结在天边,在山顶,在草原,

幻想的船,西风爱你来自远方,

一团一团像我们的心绪,你移去

在无岸的海上,触没于柔和的太阳。

是暴风雨的种子,自由的家乡,

低视一切你就洒遍在泥土里,

然而常常向着更高处飞扬,

随着风,不留一点泪湿的痕迹。





远和近

顾城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烟之外

洛夫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卖艺的哑巴谣曲

吕德安

在人群中

我是一条鱼

鱼不说话

鱼的话在水晶中间

在人群中

我是一朵白云

白云不说话

白云的手势也不寻找什么

在人群中

我是一个漂泊的艺人

我不说话

因为我有着芬芳的手艺





归来

多多

从甲板上认识大海

瞬间,就认出它巨大的徘徊

从海上认识犁,瞬间

就认出我们有过的勇气

在每一个瞬间,仅来自

每一个独个的恐惧

从额头顶着额头,站在门坎上

说再见,瞬间就是五年

从手攥着手攥得紧紧地,说松开

瞬间,鞋里的沙子已全部来自大海

刚刚,在烛光下学会阅读

瞬间,背囊里的重量就减轻了

刚刚,在咽下粗面包时体会

瞬间,瓶中的水已被放回大海

被来自故乡的牛瞪着,云

叫我流泪,瞬间我就流

但我朝任何方向走

瞬间,就变成漂流

刷洗被单托管麻痹的牛背

记忆,瞬间就找到源头

词,瞬间就走回词典

但在词语之内,航行

让从未开始航行的人

永生——都不得归来。

Photo@KangHee Kim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刘会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