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月里,海风刺穿我们的寂寞 | 十首诗伴你走进五月

2019-05-07 15:08   楚尘文化  

八年前的这个五月

我们深夜漫步在俄勒冈

一个果园的樱花下。

那时,我想要的一切

早已忘记,只有你除外。

在这夜色里

在故都的花园中

我感到幽灵的颤动

我记得你冰凉的胴体

在夏日的衣裙下裸露。

——

[美]加里·斯奈德《禅寺春夜》  

李顺春 王伟倩 译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

在五月的麦地 梦想众兄弟

看到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滩

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

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里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

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嘴唇

——

海子《五月的麦地》

树正长成新叶

好像某事呼之欲出;

初绽的嫩芽悄然舒展,

点点新绿恰似某种幽怨

是否它们再获新生

我们却颓然老去?不,它们也会死亡,

它们簇然一新年年如是的把戏

正被刻写在树的年轮

永不静歇的树丛依旧摇曳

在成熟稠密的年年五月

去年已死,它们似在诉说,

开始重生,重生,重生

——

[英]菲利普·拉金《树》  

舒丹丹 译

说话以前 是五月里南风吹送的日子

石头阶梯向海铺展 守卫梦境的乌有之王把斧钺释放

说话以前 小小的冬季已没入树冠

而回转的道路在暮春里延伸

永恒的晴天 玻璃塔尖之上的

太阳 在说话以前

五月的明净里我听从了百日青振翅的喧响

我追随浓荫下柠檬的芳香 并走得更远

自林间空地的清凉里穿过

——

陈东东《夏之书》

驿站的风,绿的风,

载着虚无和水,熟识灾难,

扬起凄凉的皮革

和稀薄物质造成的旗,像救济金;

曾经在此栖身,银色的,冰冷的,

易碎犹如巨人手中的玻璃剑,

在这许多呵护它惊恐的叹息的力量之间,

它滴落的泪,它徒然的沙,

包围在咆哮冲击的能量里,

像赤身上战场的人

举起苍白的躯体,迟疑的信念,

一滴被侵略的战粟的盐。

——

[智利]聂鲁达《五月的季风》  

李宗荣 译

让活着的人把食物准确地送入嘴里

让死者围上唯一的围巾

让恐惧寻欢作乐

针眼越来越小

让岁月哭泣的部分逐渐减弱

让痛苦,这颤栗的花朵

盖没明媚的世界

像一个悔悟的罪人

红色的铅笔

插入五月松软的泥土中

——

王寅《生活之事》

在五月里,海风刺穿我们的寂寞

我发现树林里一个潮湿的角落

有新鲜的紫陀萝花,展开它无叶的花朵

取悦于沙漠与迂缓的小河

那紫色的花瓣落到池塘里

使那黑水也变成艳丽

红鸟或许会到这里来将它的羽毛洗濯

向花求爱——这花使它自惭形秽

紫陀萝花!如果哲人问你为什么

在天地间浪费你的美

你告诉他们,如果有眼睛是为了要看的

那么美丽自身就是它存在的理由:

与玫瑰争艳的花,你为什么在那里?

我从来没想到问,我从来也不知道,

但是我脑筋简单,我想着

把我带到那里去的一种可能,把你也带去了。

——

[美]爱默生《紫陀萝花 》

张爱玲 译

而五月的黄昏是那样的朦胧,

在火炬的行列叫喊过去以后,

谁也不会看见的

被恭维的街道就把他们倾出,

在报上登过救济民生的谈话后

谁也不会看见的

愚蠢的人们就扑进泥沼里,

而谋害者,凯歌着五月的自由,

紧握一切无形电力的总枢纽。

——

穆旦《五月》

透明的雾幕笼罩着

新鲜的草皮,它在不易觉察地融化。

严酷的,冰冷的春天

杀死了刚刚萌生的嫩芽。

这提前而至的死神的面孔如此可怕,

让我不敢正视上帝的世界。

而我心里的痛苦,是大卫王

不可违背的长达千年的赠与。

——

[俄]阿赫玛托娃《五月雪》  

晴朗李寒 译

玫瑰云打扮天空,是为了游戏

我喜爱地上的小动物,它们梳理着大地

在五月到来之前,菠萝献出了果实

这夏日将至的愿望,不知你是否有过强烈的想象

牛还在吃草,放牧的人没有走远,四下里轻盈

云朵遮住太阳的那一刻,你要放下傲慢

站到阴影和阳光的边界,向来者道歉,想想季节

陌生如你曾经爱过的人

——

黄礼孩《菠萝献出了果实》

Photo@Ben Zank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刘会芳)

相关阅读